{}-->
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三晋都市网官网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吕梁”之:刘少奇两次来吕梁

2017-7-10 10:01| 发布者: zhang| 查看: 98| 评论: 0

摘要: 解放战争时期来吕梁  1947年3月29日晚至30日,中共中央在陕北枣林子沟召开会议,讨论中共中央机关行动问题。会议决定: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留在陕北,主持中央工作;刘少奇、朱德、董 ...

解放战争时期来吕梁

  1947年3月29日晚至30日,中共中央在陕北枣林子沟召开会议,讨论中共中央机关行动问题。会议决定: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留在陕北,主持中央工作;刘少奇、朱德、董必武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以刘少奇为书记,前往晋西北或其他适当地点,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3月31日晚,刘少奇同朱德等东渡黄河来到晋绥解放区临县。
  4月2日晨,到达吕梁临县三交镇,与周恩来、贺龙、董必武、贺炳炎(当时任晋绥军区独立第五旅旅长)等会晤。4月4日同朱德致电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从延安出发的中直、军直五千五百人,留河西七百人,留晋西北及少数去五台工作约一千人,决定去大行三千八百人。第一批行军走三千人,其余陆续走。路线经五台前进,4月12日可开始出发。我军已在大同及忻县方面有布置,可以保证过路。董必武、叶剑英在前带电台先行,以便与各地保持联络。杨尚昆留三交处理后行人员,邓洁留守三交到最后。但邓洁尚未到三交,请令他速来。”4月5日同朱德致电中共中央,报告中央档案资料转移情况:“(一)曾三(当时任中共中央秘书处处长)所管之文件,除带来六箱外,其余均存在陕甘宁边区,由西北局曹力如(当时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副秘书长)保存,在安条岭者十五箱(为《六大以来》、《两条路线》等),交清涧县委书记保存,在清涧以东四十里之某地二十箱(《向导》、《新青年》、《红旗》及抗战初期各地报告等),已告曾三派人将清涧文件中一切带秘密性者取出外,望中央直接负责告西北局保管与处理该两批文件。(二)现存河东文件,除曾三者外,有机要处二十箱(历年各报等),中组部二十箱(干部结论及表格),一局八箱(历年军事文件),尚有二局、中社部、城工部各有数箱。现决定除各机关本身少数文件自己负责带走不得遗失外,所有曾三、机要处、中组部、一局文件,均集中交曾三保管,并由贺龙同志负责一切安全保障之责,暂时保存在贺龙同志处,以后听中央命令转移,并已令曾三将所有文件分为三类:甲、重要而不秘密者(如《向导》、《红旗》及已印刷之各种决定);乙、秘密而不十分重要者(如某些电报及西北局财政计划等);丙、又重要又秘密者。上述分类,以便在必要时或埋藏或销毁,或务必带走,无论如何不得遗失。关于上述决定,中央有何指示,望告。”

  4月8日在吕梁兴县蔡家崖晋绥边区干部会上作报告,分析了全国和晋绥解放区的形势,提出解决土地问题的意见。指出:晋绥边区的具体任务在于坚持长期斗争,尽可能消灭阎锡山和傅作义的主要力量,增加其困难,以便将来消灭他们。报告强调,首先要使人民的穷苦状态有所改变,恢复和发展生产。这才能增加物力、人力,提高群众情绪,支持长期战争取得胜利。同时要彻底解决土地问题,使农民真正得到土地,然后帮助其生产,而解决土地问题的中心一环是发动群众,要依靠群众自己来解决土地问题,群众不起来,任何英雄好汉都是解决不了的。
  4月9日中共中央发出通知:中央决定,为着工作上的便利,组织以刘少奇为书记的中央工作委员会,前往晋西北或其他适当地点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
  4月22日,刘少奇致信贺龙、李井泉、张稼夫(时任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宣传部部长)等。指出:“地方农民已分得若干土地,有些地主被斗争,有些地方也正在进行工作,但群众运动是非常零碎的,没有系统的,因此也是不能彻底的。”“没有一个有系统的、普遍的、彻底的群众运动,是不能普遍彻底解决土地问题的。目前你们的任务,就是要有计划地去组织这样一个群众运动,并正确地把这个运动领导到底。”“在个别的村子的典型运动开始后,周围村子的群众就自动照样开始,使运动成为潮流,成为风暴,才能解决问题。我们不应害怕这样的自发运动;我们正需要这样的自发运动;应加以鼓励促成,并尽可能给以组织性和纪律性。只要有真正广大的群众(而不是少数二流子及干部),只要这种运动的领导不是操在坏人手里,只要我们在这种运动起来之后,不是置之不管,而是及时派一些忠实而有能力的干部去掌握其领导,并从群众中培养教育成批的领导分子,这种运动是不会有危险的。”还指出:“我们任何干部,包括各级的负责人在内,均必须受群众的切实的毫不敷衍的考察和鉴定。群众有完全的权利和自由批评与撤换我们任何干部,在各种会议上令他们报告工作及答复群众所提出的质问,指出他们的缺点,揭发他们的错误,选举或不选举他们到领导机关。群众的这种权利,我们必须切实保障,使其不受侵犯。任何党政军机关,对于侵犯群众这些民主权利的任何行为,对于受到群众批评和反对的干部向群众施行任何报复的行为,应该认为是严重的犯罪,必须给以惩处。这个原则,我们应该毫不动摇地切实实行。”“如果群众没有这种最低限度的勇气,群众就不能压服地主阶级。群众如果还怕我们的干部,害怕我们的干部不正义的报复行为,那群众将更怕地主和恶霸。也只有充分发扬群众的民主,才能清除我们党内及政府内一切贪污腐化及官僚主义的现象,才能肃清社会上数千年来的封建残余。”

  4月23日,刘少奇在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六地委干部会议上作报告。强调晋绥地区党政军民的任务,一是对付阎锡山,斗垮敌人;二是把地方搞好,首先解决人民群众的穿衣吃饭问题,中心任务是土地改革、生产、同冀晋发展通商。把这三件事做好,老百姓生活就会好,群众就会团结在我党周围。在谈到解决土地问题时,要求分区党政军及县委选择一批干部,组织工作团,在今春到明春把五个县的土地改革搞完。工作中基本的是群众路线问题,先经贫农,再经农会。我们提出意见,让群众去讨论,大家动手做。只要百分之九十的人真心赞成,遵守了这一条,就不会犯冒险主义。要用一切方法培养群众的自信心、自信力,一切功劳是群众的。党政军及社会上的一切肮脏东西,要依靠充分的发动群众,发扬民主,才能洗干净。在政策上要坚持四个原则,即:彻底取消封建地主的土地关系;不侵犯中农利益;不能彻底消灭富农经济;按已有土地平均分配。但政策不要阻碍发扬群众民主。群众要违反这四个原则,我们不赞成;群众还要办,还不赞成;群众一定要办,就让办,让群众犯个错误,有了教训,会改正,以后会相信我们。
  4月24日,刘少奇同朱德经兴县、静乐、宁武等地,于4月26日到达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和晋察冀军区驻地河北阜平城南庄。 (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