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您,请 登录 或 立即注册

三晋都市网官网

“回眸老区革命历史·展示吕梁红色文化”系列报道】之二 追溯往昔 吕梁儿女铸忠魂

2017-7-10 10:06| 发布者: zhang| 查看: 114| 评论: 0

摘要: 抗战初期,八路军开赴山西抗战前线,逐步组织起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牺盟会、战动总会为主的新军政权,这与国民党阎锡山的旧军、旧政权形成了两种政权并存的局面。随着日军不断进犯山西各地,牺盟会和新军也在快速发展 ...

    抗战初期,八路军开赴山西抗战前线,逐步组织起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牺盟会、战动总会为主的新军政权,这与国民党阎锡山的旧军、旧政权形成了两种政权并存的局面。随着日军不断进犯山西各地,牺盟会和新军也在快速发展,这使得阎锡山愈来愈感到惶恐不安,由联共抗日、发展新军转变为排挤八路军、解散战动总会、瓦解新军队伍。终于在1939年12月,阎锡山发动旧军进攻晋西南、晋西北的新军和八路军,展开清洗,史称“晋西事变”。
  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八路军从冀中回师晋西北,晋西地区新军和八路军对阎锡山旧军的进攻予以反击,取得了反顽斗争胜利。晋西北从此建立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新政权。1940年4月,国共双方正式签订了《关于解决新旧军冲突的协议》,以汾离公路为界,晋西南为阎锡山军队的驻防区,晋西北为八路军和新军的驻防区。从此,晋西北结束了抗战以来两种军队和两种政权并存的局面。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八路军和新军可以更充分地发展壮大抗日根据地,发动群众对日作战。与此同时,吕梁人民支援军队,与八路军一起抵抗日寇侵略,在吕梁大地上上演了一幕幕可歌可泣的感人故事。

“我给贺龙送过烟叶”


  从临县城往北15公里,湫水河西岸便是曜头村。在村民的指引下,我们来到120师师部当年的驻地。这里是一个大院子,北边依山建有8眼大型窑洞,西边和东边也是窑洞,很是壮观。由于年久失修,西边打头的一眼窑洞已经坍塌。在院里住的一位大妈说,院子里本来住着好几户人家,有的在山下的平地盖了新房,有的搬到了城里,现在就剩她一家还住在这个老院子里。听说有人来看老院子,83岁的老人穆玉明赶了过来,他也是这里的老住户。顺着他的拐棍看去,他说贺龙当年就住在左边第二眼窑洞里。
  1939年12月31日,毛泽东、王稼祥发出《关于晋西事变以及我军军事部署的指示》,要求120师358旅旅长彭绍辉、政委罗贵波率领所属部队,援助决死二纵队到晋西北指挥战争,以便集中力量反击旧军进攻。1940年1月3日,彭德怀下令调120师主力从冀中紧急回师晋西北。根据晋西北抗日拥阎讨逆总指挥部的部署,晋西北新军与八路军从岚县出发,抢占了岚县与方山交界的赤坚岭,反击顽军进攻,并继续向临县、兴县进发。11日,攻占了临县白文镇的曜头村。19日,贺龙、关向应率部返回晋西北后,将师部驻扎于此。并于3月10日在曜头村召开了著名的120师和山西新军参谋长会议。
  由于部队的驻扎,这个湫水河畔的小村庄一时间热闹起来,老百姓将条件最好的院落贡献出来,把粮食和各种物资支援给八路军。那时,还是孩童的穆玉明已经记事,他给记者讲述了发生村里的抗战故事。
  当时,穆玉明一家住在离师部不远的一处小窑洞里。老百姓抽不起卷烟,家里自己种了旱烟。有一次,贺龙带的四个警卫路过穆玉明家门口,看见他父亲说:“老乡,我抽你两管旱烟好不好啊?”他父亲爽快地回应:“哎呀,你抽嘛,咱有的是旱烟。”转身跟穆玉明说:“娃娃,你去家里把炕上那些炒好的旱烟拿出来。”穆玉明端出一小笸箩烟叶,贺龙把自己的一个大烟袋装满了,一边摸着他的脑袋,一边跟他说:“孩儿,拿回去吧,够啦。”穆老说,后来在1947年土改时,贺龙再次回到曜头村,又跟他父亲见了面,还握了手。
  驻军一年里,贺龙的部队和老百姓关系融洽,鱼水一家。过年时,八路军请院子的东家吃饭,村干部拿着一笸箩花生,一笸箩枣,与士兵们一起喝酒。穆老说,1941年5月,120师全部移师兴县。贺龙的部队一走,日本人就追过来了。一开始,日本人不杀人,就是向老百姓要东西。物资搜刮够了,日军开始放火烧村,“首先烧的就是贺龙住过的这个院子,我们躲在村后边的山里,还能看到这边的火光冲天。”穆玉明说,当时他仅7岁。
  为了阻止群众抗日,日军对帮助过八路军的村民进行拷问,甚至以杀人相威胁。尽管穆玉明老人双眼失明,但他的记忆力很好,他仍清楚地记得当年日军杀害村民的事情。那是在1942年的阴历八月,就快过中秋节了。早上,他的父亲、老伴的父亲以及村里很多男女,被日本人抓住,锁禁在好几眼窑洞里。日军指挥官对被抓村民挨个审问,村民们谁也没有说八路军的去向。日军发了狂,对他们进行了扫射,有的被打中了胳膊,有的被打掉了手指头,有的被刺刀划开了肚子,男女老幼一共死了18个人。当时穆玉明八岁,他和父亲在村民的掩护下,钻在驴圈里,又跑到高粱地里藏起来才活了下来。

排除万难建厂办报


  1940年1月15日在兴县蔡家崖正式建立晋西北民主政权,称山西省第二游击行政公署,晋西北成为共产党统一领导的抗日根据地。2月,中共晋西南区党委与中共晋西北区党委合并,组成中共晋西区党委,统一领导晋西北、晋西南、大青山地区党的工作。由于晋西北根据地地处吕梁山区,北依大青山,地理位置闭塞,这一地区军民的信息沟通非常困难。这就需要有一份报纸担负起向广大军民传达党的声音的重任。1940年春,中共晋西区党委决定创办全区统一的铅印报纸。
  由于日军的扫荡和封锁,在敌后抗日根据地办报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首先面临的问题是印刷器材匮乏,晋西北地区没有出版报纸必需的纸张、油墨和办公文具,以及印刷、通讯器材。工作人员不屈不挠,经常冒着生命危险,通过敌占区,到太原、天津等地采买,有些同志就倒在了运输物资的路上。而更重要的是,晋西北地区群众文化水平落后,办报需要的采编人员颇为紧缺。
  在日军对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反复扫荡的艰难环境下,《抗战日报》于1940年9月18日在兴县高家村创刊,1946年7月1日为适应解放战争形势改名为《晋绥日报》,1949年5月1日停刊。开始为三日刊,后改为间日刊、日刊,历时近9年,共出版2171期。
  高家村在蔡家崖往西不远的公路边。今年81岁的白刚老人,曾是一位中学教师。他回忆说,抗战日报社几乎占了整个村子,除总部和印刷厂占有两个完整的大院子外,其余所有单位都和村民杂居。的确如此,白老带我们参观报社各部门旧址,在村里转了好几圈,他总会说到这是社长办公地,这是马烽、西戎住地,这是某某部门办公场所……
  报社工作人员众多,有400余人,虽然高家村是个大村子,但还是解决不了整个报社的住房。报社只得自己动手打了些土窑洞,盖了些简易厂房安扎下来。就这样,一个单位只能占一两孔窑洞,都是炕上睡觉地上放桌凳办公。人多地窄,许多编写人员经常蹲在地上爬在炕沿边、灶台旁编写稿件。他说:“那时,磨盘、碾盘就是他们的写字台。” 
  白刚家的窑洞多,也成了报社驻地。正面窑洞是办公室和排字部,西面两孔窑洞内住了电台一队。电台所用电源是个一尺见方的铁疙瘩,两旁安上摇把,装在一个铁架子上,只要电台在工作,就得有人不停地摇动。摇电源的都是年轻小伙,不要看它个不大,单手使不出五六十斤力气是根本摇不动的。面对艰苦的条件,报社工作人员甘之如饴,坚持信念,保持着积极乐观的革命情怀。
  印刷厂在村西一个九孔窑洞的大院子里,窑洞对面盖了一排大房子安装大型印刷机;窑洞顶上盖了几间房做石印部;窑洞上方的土崖上挖了许多土窑洞做宿舍。
  创刊难,办报难,把报纸送到抗战前线甚至敌占区更是难上难。从一些资料上可以发现,当时运输报纸就是靠人工和骡马驮。从厂房里背出来一摞报纸,后脑勺到臀部,足有100多斤。然后发行报纸的同志赶着牲口冒着生命危险,把报纸送到游击区和敌占区。发行员李人和在方山敌占区送报时被敌人发觉,他立即将报刊文件烧毁,一手端枪一手捉刀,冲了出去,爬上屋顶战斗,突围脱险,不久又遭敌包围,终因弹尽英勇牺牲。

抵抗侵略视死如归


  吕梁山是英雄山、壮烈山,晋绥史是抗战史、血泪史。站在兴县的处处青山上,还有哪里没有死过人?哪里没有打过仗?原兴县民政局副局长王波,带领我们参观了兴县以东的二十里铺战斗纪念碑。望望远处连绵的南山,郁郁葱葱,充满生机,丝毫看不出,那里曾经炮声隆隆,弹壳遍地,只有这眼前的碑亭里,孤零零地竖立着的那纪念碑,述说着当年的那场激烈的战斗。
  八路军回师晋西北,守卫晋西北党的政权,日军紧随其后,向我党政军机关重地兴县蔡家崖逼近。八路军排兵布阵,在兴县发生了多场悲壮的对日战斗。
  1940年6月16日至19日,在娄烦县的米峪镇战斗中,八路军120师358旅716团、4团和二支队,几乎全歼日军村上大队精锐部队。随后的6月28日,日伪军又组织近3000人,一路赶来,分三路合击兴县,企图包围这一地区的120师指挥机关及358旅,并先后进占兴县城。
  贺龙、关向应集中第358旅、独一旅、三支队、五支队近七个团的兵力,由第358旅旅长张宗逊、政委李井泉统一指挥,以期在兴县县城以东的二十里铺村附近地区伏击东退的敌军。
  7月4日11时,2000余日军分批先后进入奥家坪至明通沟我军伏击地区。预伏在南山的独一旅二团、715团先头营见机,突然对其投掷弹筒,并以轻重机枪猛烈开火。敌军顿时大乱,死伤一片。随后,敌军随即展开兵力就地抵抗,双方在南山一线反复冲杀,战斗十分惨烈,有的山梁几易其手。17时,358旅第716团赶到二十里铺以南高地,向敌侧后攻击,攻占奥家坪阵地时,敌已退至阳会崖、明通沟村落。
  当夜,358旅、独一旅冒雨下山,对阳会崖、明通沟之敌发起攻击,通宵激战。5日上午,又有1200余敌进到奥家湾以东支援。贺龙、关向应果断命令部队撤出战斗。9时,三架敌机前来助战,掩护步兵向715团阵地进攻。桃花寨上,仙洞沟里,刀光闪闪,炮声隆隆,喊杀声震天。在我军掩护下,715团撤出了战斗。此战,共毙伤敌700余人,我军伤亡420余人。
  此番进犯,日军伤亡惨重,但并未死心。12月14日,日军再次对晋西北抗日根据地发动冬季大扫荡。29日火烧兴县城后,敌军向东佯撤,引诱我军救援。
  彼时,兴县城火光冲天,人民生命财产正遭受重大损失。1941年1月1日下午,120师军官教导团所属参谋训练队121人,奉命从城南30里驻地连夜赶赴兴县城救火,这其中有三分之一以上是红军干部。救火行动中,由训练队二班在兴县县城南的南沟门前村担任前哨警戒。
  不料,当晚日军突袭,包围了南沟门前村。被困村民院内的二班八名队员顽强拼杀,血战致死。惊闻南山激战,参谋训练队迅速通过蔚汾河救援,却遭县城里和南山的日军腹背夹击。此时已是次日清晨。
  队伍在向南突围中,敌军紧追不舍,火力凶猛,参谋训练队寡不敌众,伤亡惨重。战斗中,除负伤的参谋训练队指导员李玉成和队员王宝玉、吴宝等十人突围外,参训队队长林长云、政治教员刘力犁、张乐天等92人全部壮烈牺牲,还有19人下落不明。听到这一战果后,贺龙泪流满面。
  烈士的遗骨散落在大山各处,近年来,兴县想方设法寻找收迁散葬烈士,先后从昔日战场迎回595名烈士的遗骸,安葬在风景秀丽的凤凰岭墓区,希望祭奠血洒疆场、为国捐躯的英烈忠魂。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返回顶部